【學習與思考】搶救一針幾千元,浙江一醫生選擇放棄治療,將癌癥父親送回老家
  • 信息來源: 北方要聞
  • 日期: 2019-07-01
  • 瀏覽量: 93 次

在醫院里,離死亡最近的除了手術臺,還有臨終關懷科。當藥物只能推遲死亡,再無法拯救生命的時候,這個科室負責讓一些病人走得不那么備受折磨。可能是見多了生命最后一程花干前半生積蓄,仍然只能在痛苦中沒有尊嚴地離世,有些醫生情愿做出”體面”的選擇。

近日,日本電視臺發布了一則紀錄片,展示了一名女子小島4分鐘結束自己生命的全過程。活著只是在掙扎,她選擇了安樂死,從清醒到死亡,始終保持了自己的意志和尊嚴。而中國的一位醫生,也為自己患癌的父親做出了相似的選擇。

陳作兵是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一位主任醫師,他的父親不幸罹患了晚期惡性腫瘤。

陳作兵經手過很多腫瘤晚期病人,他會切開他們的氣管,插進直徑超過3厘米的導管,接上呼吸機,打幾千元一針的藥劑……躺在ICU里病人最后的結局大多相似,他們的臟器會逐漸衰竭,有的人腦死亡后家屬仍不肯放棄搶救。

“從前都是我給別人挑選治療方案,現在輪到自己父親,我束手無策。”

最后,陳作兵把父親送回了山清水秀的老家,告訴母親:如果父親昏迷或是停止心跳,不要采取積極的搶救措施。如果可以,適當的鎮靜催眠送走他就行。

陳作兵父親生命的最后,過得非常從容舒心。因為不用打針吃藥,每天都能吃到自己喜歡的東西,他沒有像其他晚期病人一樣骨瘦如柴。

在美國,有些醫生患了不治之癥后,會在脖子上掛一個小牌,上面寫著”不要搶救”,也有人把它紋在身上。

查理是一位骨科醫生,但他不幸罹患了”癌癥殺手”胰腺癌,一位業內名醫為他提供了一份治療方案,表示可以把查理5年內存活率提高三倍,但是治療過程會很痛苦。

查理見過太多病人躺在床上茍延殘喘的樣子,利落地拒絕了這份方案。在享受了最后幾個月的家庭時光后,他在親人們的陪伴下,平靜地離開人世。

感動無數人的紀錄片《人世間》講述了醫院里的生生死死。其中的一位醫生車在前說,他們醫院急診樓的地下一層,有一間25平方米的”善別室”,白墻上貼著一句詩:生命的凋零如秋葉之靜美,請讓每個生命安靜、有尊嚴地逝去。

醫生百分之一百地希望自己的患者可以活下來,甚至比家屬的愿望還要強烈。但是不得不承認,ICU里最常上演的就是無效治療:切開氣管,掛靠呼吸機、藥劑,幾萬幾萬地燒錢,只是為了延續一天的生命,甚至不能保障這張病床上的人意識是清醒的。

今年年初,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在家人的陪同下,遠赴瑞士接受安樂死。他端著藥問醫生”一口吞嗎?可以兩口嗎?”在做好了一切準備后,他和世界最后一次道別,喝下了這杯奇苦無比的藥,從病痛中永遠地解脫,做主了自己的生死。

而20多年前的作家巴金沒能這么幸運。他在病榻上苦苦掙扎了6年,鼻子上插著方便進食的胃管,兩個月一換。因為長期插管導致下巴脫臼,他又被切開氣管,掛上呼吸機。巴金想要放棄,可家屬不同意、領導不同意,最后他只說,長壽是一種折磨。

科學發展至今,相比病人如何活下去,他們怎樣才能安詳地離開才是醫生最大的問題。臨終關懷專家施永興曾經說,我們從來沒有關注過死亡的質量。醫生的工作是死里求生,他們拼盡全力。但面對不治之癥、藥石不可醫的情況時,有人選擇主動迎接死亡。

 

 

本文內容轉載自北方要聞,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。
本網系公益性網站,轉載文章文字和圖片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。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、姓名的,因無法聯系作者,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。若涉及著作權問題,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(Tel:0573-82086793 ),本網立即刪除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赛马会料免费料